生命線: 親子關係 

日月星

古時讀書人十年窗下苦讀,一朝金榜題名,光宗耀祖。今時不是成功人士的我,也默默然教育我的自閉兒,整整十年了。請讓我略吐心聲,讓讀者認識,尤其是與自閉症兒童的家長,分享和共勉。

我兒在兩歲時被評估為有自閉症傾向,後來在五歲時確診為自閉症兒童。在那段時間,我同時尋求公立與私家名醫及專科醫生的診斷,以為可以改寫評估中心醫生的錯誤判症。奈何事實證明我的兒子是一個自閉兒,心傷之餘感慨何必偏偏選中我!

化悲憤為力量,經臨床心理學家的分析和鼓勵後,我認識到唯有自助才可以自救。由消極的態度轉而為積極地幫助我兒的成長。從一般自閉症徵狀的社交、情緒、語言及固執行為入手訓練他。又配合學校的家居訓練開始,參加學校的家長會、各項專題的聽講會及研討班、家居訓練、如何理解自閉症兒童、處理他們問題方法的訓練、言語治療課程、兒童成長綜合課程等。加入自閉症慈善機構,擔當其組織所辦活動的義工,協助他們對自閉症兒童的服務,以達到自助助人的抱負。

天生給我自閉兒,今生無悔伴我兒。由幼稚園、小學的八年特殊教育下,加上我不離不棄,永不言倦的栽培,喜見幼苗漸漸長成了。雖然未能綻放花蕾,但綠葉已油然而生。無論在情緒、行為、社交、言語、理解和自理各方面,都比以前有顯著的進步。誠如精神科黄重光教授說:「一百分的耕耘,一百分的收穫。」舐犢情深的血缘關係,對自閉兒的教養,我願付出一百分的努力,換來一百分的成績,這是我的目標與期盼。

因緣際會,感謝上帝的帶領,我有機會移民來到倫敦。當年兒子只有13歲,可以入讀全世界第一間專收自閉兒的學校,又是一個夢想成真與海外遊子的故事。我第一次帶他見校長及熟習學校環境時,在享受他的茶餐,他奇妙地懂得拿起刀叉,將薯條和青豆一起放入口中,讓我目瞪口呆,讚歎不已。就像春暉光照在他身上,喜見生機。兒子蒙恩地在英國完成他的中學課程。

往事值得回味,舊夢永難忘。上天賜我一個自閉兒,這晴天霹靂的打擊,起初像當頭捧打,滿天星斗;如今甦醒過來,我一臉感恩,這其中有上帝的安排和美意。哈利路亞,感謝主。